设置
书页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第七章 看透人心
作者:赵沛珊| 更新时间:2019-11-28 11:09:39

第七章 看透人心

上一世,兰惜将过错推到了浅澜身上,甚至连流云都将自己的狼狈怪罪到了无辜的侍女身上,这个打小伺候她的侍女就这样被送到了门外杖打三十,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月,那次杖责的事让他们主仆二人产生了间隙,兰惜素来懂得察言观色,她一边挑唆流云误解浅澜,一边又将浅澜拉到自己那边,后来浅澜成了兰惜的眼线,监视着流云的一举一动,这也是为什么兰惜能第一时间知道流云怀孕的事。

这一回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算盘,又岂会如他们所愿,让事情这般发展下去呢?

晚清和浅澜,跟在流云身边多年,她从前不懂得利用手里的资源,但是现在已经和从前不同了,她早就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教唆挑拨的沐流云了。

晚清出身书香门第,后来家里出了变故,女眷被打发变卖,便被沐夫人买下送给了流云。浅澜家里是从医的,被人陷害说他们医死了人,家里人连夜逃走,却带不走所有的孩子,只好带走了两个弟弟,而浅澜便是被留在了临阳城,入了沐府。

“二夫人,这件事怕是不能草率处理。”嫣然倒不是为浅澜求情,反而她对流云刚才的那一眼很感兴趣,她一直以为流云极为单纯,没有九曲八弯的心思,但是刚才那一眼却推翻了她对流云的认知,她很确信流云在暗示她出手救他的侍女。

她为什么不自己救人,反而要迂回地让她来开这个口?

季嫣然心中略有疑惑,淡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浅澜,这个婢女她有几分印象,乖巧温顺,还会一些医术,在侍女中算是佼佼者。

“表小姐为什么这么说?”林氏纵然是半个主母,却到底不是当家的,在身份上依然是奴婢,季嫣然是季家嫡女,身份地位等同于流云,在季嫣然面前,她半点都不敢露出平日里的干练精明,反而慈爱地望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流云失足跌湖,如今要杖毙侍女,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外面的人必定会说沐府大小姐心狠手辣,连伺候自己多年的侍女都不放过。再过几个月流云就要及笄了,这样的流言蜚语对她的名誉损害极大,所以此事,还是低调处理为好。”嫣然平静地看着林氏,语气不卑不吭,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反而落落大方地侃侃而谈,言辞利落,一针见血。

林氏神色一顿,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兰惜,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浅澜,眸光流转间淡笑浮起,点了点头,“还是表小姐思虑周全,那么以表小姐来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既然是流云的侍女,就等流云身子好了再自己处理吧。”嫣然微微偏头想了一下如是回答,随后又对流云说道,“表姐这样做,你觉得如何?”

无人知晓流云的心思,长长的刘海将眼底的阴影敛去,过了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表姐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大小姐如今不惩罚你,并不代表你没有错,去门外跪四个时辰,好好反省。”嫣然挥挥手,浅澜便满口感激地离开了内室。

兰惜坐在一旁,抿紧了唇,眼神十分复杂,时不时地抬头望一眼流云,又望一眼嫣然,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若是从前的流云哪里会这么简单地任人粉饰太平,她的性子素来霸道,别人敬她一尺,她必还人一丈,从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主,尤其认定是自己推的她,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

不过不管她心思如何纷乱,流云都一脸淡然,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想法。

兰惜第一次发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长姐,竟然会有一天让她看不透猜不懂,这样的感觉令她心惊肉跳,总觉得有些事已经在慢慢地失控,脱离轨道,可是她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有些头晕。”流云抚了抚额头,面色难看,似乎真的很不舒服。

“那你好好休息,等你睡醒了再让大夫过来给你把脉。”林氏心疼地扶着她躺下,为她掖好被子,温和道,“你再睡一会儿吧。”

只一会儿,流云便进入了梦乡,二夫人和兰惜一起离开了内室,倒是嫣然若有似无地扫了一眼沉睡的流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最后也同她们一起离开了她的房间。

待他们走远,流云才睁开了眸子,望着床帐看了许久,像是在思索什么,过了许久才请唤一声,“晚清,让浅澜进来。”

浅澜低着头,默默地跟着晚清走进来,跪在了流云窗前,刚要开口,流云便抬手阻止了她,只见她虚捂了捂额际,旋即说道,“我问你,你有没有看到是谁推我下湖的?”

这样直接的问话,让浅澜猛地瞪大了眼睛,狠狠地吞了吞口水,不敢开口。

晚清却倏地眯起眼,她飞快地抓住了流云的意思,“小姐的意思是,真的是二小姐推的?”

浅澜咬唇,慌忙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流云,可是很显然,流云并不打算让她保持沉默,只听得流云低沉而清冷的嗓音响起,“浅澜,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很清楚我的性子,我最讨厌别人撒谎,我既然敢问这样的问题,心中必然已经有了答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刚才她不过随口胡诌说是兰惜推她,实际上她心知肚明就算兰惜对她恨之入骨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动手,她之所以这般诬陷兰惜不过是一番试探,但是很显然兰惜心虚,也证明了流云的猜测,她落湖之事必定同她有关。

她落湖受惊,自然要站在受害者的位置,尤其是在嫣然表姐的面前更是如此,表姐虽然时时护着她,但是后来她对兰惜也是有一份惜才之心的,所以流云才要让这份惜才之心及早地遏制住。

而且,她仔细回忆了自己落湖的过程,很肯定绝对不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她确实感觉到有人推她,当时在湖边的只有她和兰惜,还有兰惜的侍女,流云嫌人太多,目标太大,会被沈逸他们发现,就让浅澜立在不远处的走廊上。

“是……奴婢看到……是小彤伸手推的小姐。”浅澜说完,猛地舒了口气,一脸赴死的表情。

实际上,不论是皇宫还是宅门侯府都是一样的,做下人的最重要的就是闭紧自己的嘴,要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有些事就算看到了也要当做没看到。

原本今日这件事,浅澜就算看到是小彤伸手推的大小姐,她也什么都不能说,不管大小姐信不信她,她这个奴婢都不能胡乱说话,引起主子们的矛盾。

可是这个时候,浅澜突然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一切,脱口而出之后她自己都惊出了一身冷汗,犹疑地望着流云,见她唇边泛起了淡笑,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否则,我也保不了你。”半晌之后,流云才重新开口,说了一句让浅澜震惊的话,连素来镇定的晚清都惊讶地注视着流云,企图分辨她的心思,只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素来喜怒形于色的大小姐,竟然学会了面色自若,谁都看不透。

“听不懂么?”流云挑眉,瞥向浅澜。

“谢小姐不罚之恩。”浅澜慌忙应道,她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向小姐,越发觉得小姐嘴角的笑意异常古怪,仿佛在算计什么,又仿佛在嘲笑什么,她刚要开口,晚清拉住了她的衣袖,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惹小姐生气。

流云不动声色地扫到晚清拉扯浅澜的动作,心下暗暗赞叹,果然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丫头,即使在这个时候依然能冷静下来,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晚清会被林氏和兰惜视为眼中钉的原因了,这个精明干练的丫鬟,日后若能成器必定会成为她的左膀右臂。

她突然想起了她娘过世时同她说的话了,她说,“看人,要用心,不要用眼睛。真正对你好的人,是出自内心,而不是表面功夫,在这大宅门里生存,最重要的,便是看透别人的心。”

微信扫一扫,公众号看小说,有记录100%不丢失


掌上文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