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第六章 演戏高手
作者:花沛菡| 更新时间:2019-11-28 11:09:39

第六章 演戏高手

几乎整个临阳城的人都知道,沐府嫡女骄纵霸道,二小姐却最是和善谦卑,从来都听说大小姐欺负二小姐,却未曾听过大小姐会被二小姐欺负的事情。不过这些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从未落入沐老爷眼中,四个女儿都未及笄,他自然不曾放在心上,只是偶尔会说一说二夫人的纵然和娇惯,倒也不曾真的插手管教女儿的事。

因了沐老爷的态度,大家就算对大小姐再有不满也不敢发作,毕竟沐老爷都不在意了,别人就是说破了嘴皮都没有用,更何况得罪了沐府的嫡小姐,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不过在季嫣然眼里,流云和兰惜是不同的,流云刁蛮张扬,纵然眼高于顶,却也是不存坏心的,兰惜温柔可人,永远笑脸迎人,只是嫣然心中明了,大宅门里长大的庶女哪里会有这么个安分的人物。

尤其是这个时候,看到流云发白的脸色和微颤的身子,她的心越发地揪了起来,流云九岁的时候就没了生母,那时候嫣然已经十五岁了,她抱着流云,看着她泪流满面地缩在角落里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疼起来,好不容易看到当年那个缩成一团的小丫头又意气风发了起来,如今又看到她这般狼狈可怜的模样,教她怎么不难受。

“兰惜,这是怎么回事?”也许连嫣然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的疑问句中带有太多的怀疑,甚至让这就本该疑问的话语变成了肯定句,仿佛是在质问兰惜,要她给一个交代。

“我……我没有。”兰惜摇头,拼命咬唇,怯怯地退了好几步,眼眶迅速红了起来,“长姐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我没有。”

这般无措害怕的模样,泪水滑落在脸颊上的样子,让兰惜看起来娇弱地如一朵被摧残的小花一般,那一双饱含着晶莹泪水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似的诉说着主人的委屈,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我没有。。没有。。”

流云靠着嫣然,抿了抿唇,看起来难过极了,“我平时虽然凶了些,可是我从没亏待过你,只要是我有的东西都会让人给你准备一份,你为什么要推我……你明明知道我最怕水,你还拉我去湖边……我……”

说到这里,竟是说不下去了。

听到这里,季嫣然已经明了,流云确实怕水,小时候曾经溺水的经历让她总是不愿意接近湖边,既然是这样,又怎么会跑去湖边。

“是长姐自己要去湖边的,我……不是我。”满是雾气的眸子里闪烁着明晃晃的委屈,她猛然跪到了地上,“长姐,兰惜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推长姐。”

季嫣然皱眉,这件事事关重大,她虽然护着流云,但是这里毕竟是沐府,她不能越俎代庖,只是看着流云受惊害怕的模样,嫣然又想为她出一口恶气,狠狠地盯住兰惜,见她哭得梨花带雨顿觉厌烦,“我是想把事情弄清楚,流云落到湖里是事实,你何必这般做贼心虚?”

“兰惜,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爹娘都没回来,如今就只有我们姐妹三人。”流云微微抬起头看着兰惜,蹙眉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怨恨林姨娘偏宠我,可是,就因为林姨娘的宠爱就要置我于死地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兰惜张了张嘴,竟是说不出话来,或者该说,被流云这么一抢白,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包括后来的四年,流云和兰惜的战争从未停止过,又或者该说,嫡女和庶女的战争从未停止过。表面看似乎总是流云占了上风,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兰惜在气势上弱了流云许多,却赢得了更多人的怜爱。

只是这些,流云从前未曾看透,才会输得一败涂地。

季嫣然眉头深锁,这件事闹到了这般田地,以流云素来骄傲霸道的性子怕是不好收场,纵然闹到了沐老爷面前,也多是粉饰太平一笔带过,可是如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流云这些事,这个天真的丫头压根不懂大宅门里的暗斗心思,再说林氏如今虽然宠着流云,但是一旦流云和兰惜对立起来,到时候只能偏帮一个人的时候,嫣然也不知道这位深藏不露的林氏会帮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是流云。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林氏突然来了,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便是匆匆从府外赶回来。

“云儿,怎么回事,好好地怎么会突然跌入湖里去了,你的丫头呢?是怎么伺候的?”二夫人林茹玉掌权五年,雷厉风行的模样颇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样子,若非季家干涉,她早就坐上主母的位置了,季老夫人怕她的外孙外孙女受人欺负,因此一直让人对沐老爷施压不允许他续弦,季家虽然在京城,但是势力却是庞大的,插手区区一个沐府的能力还是有的。

“林姨娘……”流云红着眼眶,转投入林氏的怀中哽咽起来,倒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

“好了好了,姨娘在,云儿别怕。”说话间,她厉声瞪向晚清,“你们是怎么伺候大小姐的,一个个的都不想活了是吧?是谁在大小姐身边伺候的?”

一屋子的奴才都跪到了地上,晚清咬了咬牙,却是不语,门外的浅澜走了进来,跪到了流云床边,“是……是奴婢没有伺候好小姐,请……请夫人小姐责罚。”

流云没有抬头,心底却冷笑起来,真是一环扣紧一环,设计她不成就来设计她的侍女,还真是不让她身边有心腹了是吧?

“沐府养的就是你们这种胆小怕事的奴才吗?大小姐娇贵得很,你有几条命能赔得起?”二夫人冷哼一声,朝门外唤道,“来人啊,把这个丫头给我拖出去杖毙。”

“夫人饶命啊。”浅澜吓得脸都白了,不住的磕头,瑟瑟发抖起来。

流云抬起了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幽幽地看了嫣然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兰惜身上,兰惜早已站了起来,被侍女扶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起来同样娇弱不堪,她在心里冷笑,真会装模作样。

微信扫一扫,公众号看小说,有记录100%不丢失


掌上文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