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第三章 命丧火海
作者:费诗丝| 更新时间:2019-11-28 11:09:39

第三章 命丧火海

沐府的柴房极其简陋,独立的一个小屋子,堆放一些杂物,平时极少人在那儿出现。

兰惜一个人去了柴房,流云一身是血,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淌着,面色苍白地几近透明,痛得整张脸都扭成了一团。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其实不知道是谁进来了,她只是喃喃地自言自语,细碎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不甘。

“姐姐问的是什么?是你心爱的男人,还是姐姐嫡女的位置,恩?”兰惜轻移莲步,蹲在了流云的身边,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竟是轻轻地笑了起来,“姐姐不会真的天真地以为,我和我娘是真的对你好吧?要是这样的话,那妹妹可就真的对姐姐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呢。”

“为什么……”她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阵阵晕眩袭来,她凭着最后一口气,也要问个清楚。

兰惜轻轻一笑,笑容温文羞怯,谁都不会想得到,沐府的二小姐,最温柔如水的二小姐,竟是个毒如蛇蝎的女人,她从袖中掏出一只香囊,丢在流云的面前,“姐姐,逸让我把这个东西还给你,他说,像你这样肮脏的女人,不配嫁入沈府。”

“不配?”流云忍不住拔高了声音,浑身疼痛地像要散架似的,她却毫无知觉似地冷笑,“我是有眼无珠才会相信了他,我竟会相信他是真心待我。”

“姐姐还不知道吧?爹已经答应了,让我代替姐姐嫁给逸了,啊对了,忘记告诉姐姐了,妹妹的腹中也早就有了逸的孩子呢,这可真是双喜临门。”

特意将最后四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她看着流云剧变的脸色,忍不住又轻笑出声,“姐姐,你没有想到吧,那个你日日夜夜念着的男人,其实早就与妹妹暗渡陈仓了呢,你知道他是怎么同妹妹说的么?他说,只有把你想象成我的样子,他才有办法把你搂在怀里呢,沐流云,从始至终你都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

“替身……”竟是如此么?流云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每次逸亲吻她时都会闭上眼睛,为什么他每次同她说话时都会看着别的地方,因为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

“原本妹妹是想让他亲自来告诉你的呢,不过呀,他说他连看都不想看到你,你这样的女人,只叫他恶心。”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之后,她才压低了声音在她耳际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绝情么?因为我告诉他,你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流云的瞳仁猛然一缩,她整个人愤怒地发起抖来,她一张嘴,便喷出一道血柱来,她捂着小腹,痛苦地缩起了身子,整个人战栗起来。

“兰惜,你会遭到报应的。”流云字字带血,殷红狂涌而出,她死死地盯住她,“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是么?我等着。”挑眉间,冷光敛去,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般敛眸温和的模样,转过身往外走去,留下一句令人费解的话,“真是期待。”

期待什么?流云却已经没有心思去问,她只觉得浑身发冷,痛楚蔓延开来,她死咬着唇才让不让自己出声,沐老爷吩咐了不许人给她上药,直到她说出是谁。

直到晚上,她才终于明白了兰惜的意思,当她看到熊熊的大火放肆地随风乱窜,将整个柴房燃烧起来时,她才陡然明白,他们竟要她死。

他们要的,从来都是她的命。

流云努力地撑起身子,奋力地往外爬,樟木架子倒了下来,砸上了她的身子,她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

“救命……救命……”她捂着嘴猛咳起来,双腿大概被压断了,她努力地仰起头向外求救,脚上的灼热几乎让她尖叫,她整个人止不住地颤抖。

门外有人,她激动地抬起手,却在那人冰冷的眸光下怔住了。

素袍青衫,长身玉立,于晚风中袖袂翻飞,眉眼间闪动着枭雄的凌厉狠绝,他只是定定地望着她,望着她的狼狈和屈辱,望着她无力的挣扎和痛苦,却,袖手旁观。

他身侧立着一个女子,容貌秀丽,衣炔飘飘,女子依偎着他,唇边泛着一抹甜美的笑容,目光却朝流云投来,像是在炫耀着什么。

“逸……”她忍不住开口唤他,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分外醒目,飞扬的发丝夹杂着一份复杂的情绪,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四目交投,过往情意俱浮上心头,一路悲愤,一路神伤,然而,再多怨艾也只化作一声叹息。

她看懂了他的冷漠,这一瞬她突然清醒了,那些爱,那些甜言蜜语,怕都是为这一天而准备的吧,他的呵护备至,他的情深刻骨,都如过眼云烟般,匆匆而过。

他看着她,在火海中挣扎哭喊,看着她满怀希望地向他求救,也看着她眼中的希翼幻灭绝望,没有人看到他藏在袖中的双手握得多紧,平静下的波涛汹涌无人知道。

终于,柱子倒了下来,她浑身是伤地被压在烧得滚烫的柱子下,满脸的灼热让她再次失声低叫起来,她颤抖着抚摸自己的脸颊,曾经的花容月貌早已不复存在,被烧得血肉模糊的脸上只剩下一双明亮乌黑的眸子。

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声阴森恐怖,仿佛能穿墙而过,一声高过一声的笑声,她只觉得一切都那么可笑,像个笑话,而她就是这些笑话中最大的一个。

她恨极了这个识人不清的自己,恨极了这个愚蠢天真的自己,也恨极了那些一心将她置于死地的人,她死死地握紧了拳头,从火光中望着那人的冷酷和绝情,看着那人身侧的女子口中那句无声的‘我赢了’,看着他们里在一起郎才女貌的匹配,她在心里发誓,若是还有来世,她绝不会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绝不会动情动心,绝不会让自己落入这样狼狈痛苦的境地,那些伤害她的人,她绝不饶恕。

末了,那悲凉的笑声像是断了的弦音一般,戛然而止。

火舌终是将整个柴房吞噬而尽,而沈逸,自始至终都立在不远处望着柴房的大门,流云眸中冷然的恨意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他身侧的女子朝他笑了笑,他才微微松开手,淡漠地同她一起离开。

没有人知道,这个不露声色的男人到底有没有爱过流云,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止流云不知道,连他身侧的兰惜都不知道。

走到转角处,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化为灰烬的柴房,若有似无地叹息一声,才抬脚离开。

待人都走远,才有一个白衣男子飘然落地,视线触及倒在地上的女子,呼吸陡然一滞,面色苍白如纸,良久之后他才苦笑着出声,“这就是你追求的幸福?”

白衣男子将流云小心翼翼地抱到怀里,动作温柔地仿佛怀揣着稀世珍宝,若有似无地低喃,“我带你走。”

身影一闪,那抹白色的人影鬼魅般地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本该倒在地上烧成焦炭般的人儿,也没了踪迹。

只是,应该也不会有人在意了吧。

微信扫一扫,公众号看小说,有记录100%不丢失


掌上文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