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005 我不是衰神
作者:木童心| 更新时间:2020-02-19 11:33:05

林星辰陆一白<时光与你都很甜>陆一白林星辰小说(未删减)免费阅读,讲述了:午餐前,林星辰气势汹汹地找了过去,她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偷走自己卷子的小偷得到制裁。如果只是平常的考试,她兴许不会追究到这个地步。但这次的数学考卷可是要在家长会上发给家长的,万一外婆知道自己在学校的数学学成了这个样子……“林星辰,我看你这算术还不如我那个在菜市场卖大蒜的老姐妹!”虽然外婆肯定会调侃两句,但林星辰知道,外婆的心里一定会特别失望,特别难过的。

005 我不是衰神

林星辰本以为倒霉的入学开场就此过去,奈何命运并不打算放弃嘲讽她的任何机会。

课间,陆一白抱着一摞英语放习题册发放,发到林星辰桌上,林星辰打开翻了翻发现自己的习题册沿着装订线另一半的纸张全是倒着印的。

“怎么印反了?”

听见女生的抱怨,前排带着眼镜的蔡伟铭八怪地凑了过来:“奇怪,我们的都是好的呀。”

陆一白看了看抬头问班里的同学:“请问还有同学的练习册印反了吗?”

众人纷纷查看,摇头回应没有。

“没多余的了,要不,你将就用吧。”陆一白说罢拿起桌上的一张通告单,悠悠然地走掉,毫不理会林星辰在身后呼喊。

“喂!”

呼哧。这就是班长对待新同学遇到的麻烦,应该秉持的处理态度么?

还没来得及忿忿不平,前排的蔡伟铭传来咯吱吱的嗤笑,“林同学,你也太倒霉了,干脆封你为神吧,这样我们班可就集齐四大天神咯!”

林星辰燃起了八卦之魂:“什么四大天神?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蔡伟铭见新同学果然被话题吸引,便将凳子挪了挪,开始摩拳擦掌,摇头晃脑地向她科普起来,“首先呢,介绍本班镇班之宝——班长陆一白,外号冰山男神,也是全校第一的学神。特点:出了名的“冷场王”,欸,旁人跟他聊超不过十句,一般就会语早死。”

林星辰抬眼望去,只见陆一白正将通告帖在公告墙上,一旁女生一拥而上围着她积极踊跃地询问:“班长班长,这是什么呀?”

陆一白冷着一张冰块脸,点着通告上的两个大字,道:“通告!”

“鹅鹅鹅鹅!”林星辰忍不住笑出鹅叫声,冰山男神是他无疑了,“还有呢,还有呢?”

蔡伟铭又用大拇指指向洛钦歌:“文艺委员洛钦歌,外号暴力女神!口头禅:我是你亲哥哥!友情提示:生人勿近,搞不好非残即死。”

啪!话音刚落,前排传来一阵响亮的拍桌声,只见那好看的卷发妹子正忿忿不平的举着草稿本叫嚣:“是谁活腻了把我的草稿本撕了!有本事站出来说话。”

林星辰咽了咽口水,果然是女神,果然够暴力!林星辰陆一白未删减版阅读,时光与你都很甜小说

“你再看她旁边的这位,体育委员陈易木,又名樱木道-雷神。座右铭:人生没有最雷,只有更雷!LBNO1!”

此时的陈易木不知何时爬到了洛钦歌的桌前,摩挲着她的草稿本,操着上个世纪莎士比亚的戏剧腔调,开始了他雷穿地心的表演。

“哦我亲爱的,你知道这作业本为何会忧伤哭泣吗?因为它的主人对它实在是太不好了,于是它呐喊,它抗争,它愤恨!终于,它发出了生命的最强音,用死亡,来表达它对你非人的控诉!啊!”

说着陈易木兹拉一声,一把将草稿本撕成两片,草稿本瞬间被一旁洛钦歌眼里蹭蹭着往外冒的火点燃。“我看是你想死!”洛钦歌抬起那一米三八的大长腿将陈易木踹飞,陈易木连人带桌子地倒下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鹅鹅鹅鹅!”林星辰又忍不住发出魔性笑音,“原来班里有这么多有趣的人啊。不过,你刚刚说封我为第四大神,到底是什么神呀?”

林星辰的小眼神里充满了接受王冠的期待。蔡伟铭故作高深:“据我观察,少女你印堂发黑,脸色发青,被一股神秘的东方力量的阴云所笼罩,老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基本上可以确定,你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衰神,转世。”

“……”

亏我隐藏的这么深,这都被你发现了。

林星辰沉默了一秒,突然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人民币:“大师!您真是慧眼识人,如何才能逢凶化吉,还请大师指教。”

林星辰恭敬地双手递上一块钱,蔡伟铭眼睛一亮,摇摇手指。

“一切自有命数?”

蔡伟铭伸出五个并拢的手指,摇头晃脑地再摇一摇。

“天机不可泄露?”

“哎呀,一块钱也太少了,至少给五块钱的吧?”

林星辰翻着白眼把钱装回兜里:“江湖骗子,一毛钱都不给你!还有哦,我不是衰神,我只是水逆!”

“嘿,你耍我呢,没劲!”蔡伟铭见偷鸡不成蚀把米,忿忿不平地转身过去。

林星辰咬着小手指望着陆一白的背影暗自嘀咕,要说这奖状跌下来算是自己倒霉,可这凳子和练习册的事儿,就不知道是不是某些心胸狭隘之人在给别人穿小鞋呢。

当然,不用过太久,林星辰就会为之前自己有过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而自惭形秽。

……

数学课,是大部分的学生最容易开小差的一门课。明明是很认真地跟着老师的节奏在听讲,却不知不觉地就像上起了鸟语课。尤其是面对着台上这位全省优秀数学老师方大强的板书,可谓配得上“天书”二字。

从解题到答案,只有三步过程。

“数学是一种艺术,看看这解题过程多么漂亮!至于方程式如何从第二步到第三步,过程过于简单我就不赘述了……”

林星辰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同学一副纷纷点头的样子,陷入了恐慌。难道好学校和一般学校的差距竟然这么大吗?还没来得及将笔记抄下,方大强就已经擦了板书,开始了下一题的讲解……

然而,林星辰并不知道,大部分的同学也只是配合演出的点点头而已。毕竟数学题嘛,就跟福尔摩斯集里的棘手案件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天赋破解得出,大多数人的心态都是老师你解着开心就好。

林星辰放弃了追踪老师思维的脚步,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正在低头看闲书的陆一白。嗯?难道他也听不懂数学课?当发现陆一白手里拿着的全国奥赛习题集的时候,林星辰不由地呵呵了一声。

果然,还是自己天真,谁家的学神是还需要听基础课的呢。

林星辰偷偷地看向男生,窗外暖暖的阳光懒洋洋地洒落在他干净的脸上,落在他柔软的短发上,将他逆光的侧颜映衬得宛如神颜,莫名地,林星辰的心跳慢了一拍。

她知道自己不在意,但她也知道,可能以后每次遇见阳光,这幅赏心悦目的风景都会慢悠悠地走进脑海了。

正在林星辰开小差的时候,窗外突然出现了一片闪闪发亮的地中海。

教导主任?

林星辰立马回过头,装模作样地研究起了草稿纸上的数学公式。但在前排的地方,洛钦歌还在忘我地看着课外小说,并不时露出一副甜蜜幸福的花痴状。

“木头啊,今天我们学校和三中的篮球赛,方琦也在场吗?”

洛钦歌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越来越近的危险,她依旧对着被夹在小说里的一张英俊的相片保持着微笑,同时还推醒了身后正打着瞌睡的陈易木。

“他是队长,当然要去啊。”

“噢,那就好,您接着睡吧。”

林星辰的心已经悬在了嗓子眼儿上,坐在最后排的她是亲眼目睹教导主任是如何猫着腰靠近、又是怎样巧妙借助数学老师写粉笔字时发出的声响溜进教室,最后在目标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迅速逼近的。

“不好意思啊方老师,打扰一下,一分钟就好。”这个洪亮的声音就像是炸雷一般,闯进了洛钦歌和陈易木的脑子里。

只见朱一道像一只敏捷的豹子,飞身上前一手提起了陈易木的后衣领,将他从梦里拖了出来,而另一只手稳稳地将小说从洛钦歌的抽屉里成功缴获。

“你,上课看小说,没收!你,第一天上课就睡觉,给一次黄牌警告!”

看着朱一道手中的小说,洛钦歌瞬间就变了脸。

如果单单只是一本小说被收走也还不至于如此紧张,可关键在于小说里夹着一张男孩子的相片啊。这事儿要是被发现的话……

“方老师,您继续。”

讲课声继续响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不正常的心跳节奏却已告诉每个人,刚刚的确发生过很可怕的事情。

“不发呆,不扭头,以后上课也不要学着睡觉看小说。”陆一白的声音不紧不慢地飘了过来,“至于歪着头看我,更不行。认真学习,一切安好。”

“我……我才没有看你呢!”没底气的话还没说完,林星辰的脸色便已经将她彻底出卖了。

从小到大,她还是头一回被人如此直接、面不改色、甚至连个视线都没给过就戳中疼处的。

但是不管她怎么解释,陆一白都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没有感情的冰雕。之后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加重自己的心虚与不堪。

这家伙还真是像一颗大冰块啊。

终于,下课铃响了。在这个大课间,所有流浪在书海里的学生们都能去操场上见见阳光,跟着广播体操的节拍,活动活动筋骨,顺便在转体运动的时候,偷偷瞄一眼那个对自己而言很是特别的人。

班主任张丽华从走廊外探进了头:“林星辰,主任让你去教务处打印一下申请表;陆一白,来我办公室谈一下机器人比赛的事情。”

“好的老师!”

“嗯。”

林星辰睁大眼睛,眯着眼仔细端详着身边的这个大冰块,仿佛有了新的发现。这家伙对老师也这么高冷的么?

不对,他虽然只是“嗯”了一声,但嘴角微微泛起的微笑和眸子里涌动出来的尊敬又不失谦卑的光彩,倒是十分迷人,甚至远远超出了其他有言语的答复。

这样的气质,真的是与生俱来吧。

……

直到所有人都走出了教室,洛钦歌这才把之前一直被她按在门缝儿里的陈易木拖了出来。

“木头,江湖救急,帮钦哥哥一个忙如何?去主任那儿帮我把书拿回来。”

看着洛钦歌一副“楚楚不可怜”的模样,陈易木昂首挺胸地答道:“ba去!”

“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说吧,你最近缺点什么东西?”

陈易木托起了下巴,一番思索后,“嘶,我最近玩的那个卡丁车,该换新装备了!”

“我买!”

“我Q币好像也快用完了。”

“陈易木你不要太过分啊!”

“嗯?”

“行,我充!”

陈易木心满意足地伸着懒腰:“行了,朕知道了,小歌子你退下吧。”

洛钦歌忍气吞声也只得握拳离去。望着眼前这个经常爆锤自己的富婆,对自己俯首称臣的样子,陈易木十分有出息地笑了起来。

微信扫一扫,公众号看小说,有记录100%不丢失


游龙文斋

上一章| 下一章